看這些古代“淫詞豔曲”,就知道了古人有多不害臊?

Sun, Jun 14, 2020
4-minute read

猶記得《紅樓夢》中,寶玉曾對林黛玉說:

“我就是個‘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傾國傾城貌’。”

林黛玉聽了,不覺帶腮連耳通紅,登時直豎起兩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兩隻似睜非睜的眼,微腮帶怒,薄面含嗔,指寶玉道:

“你這該死的胡說!好好的把這淫詞豔曲弄了來,還學了這些混話來欺負我。我告訴舅舅舅母去。”

看到這兒的時候,我就很想笑林黛玉果然是大家閨秀,就連一句帶有誇讚意味的調笑都認為是淫詞豔曲,那看到以前古人寫的那些詩歌,還不得羞暈了過去?

那接下來,就讓我們從詩歌作品中看看古人到底有多不正經!

gudaiyanqu

想必大家都晓得“巫山云雨”这个词语吧,可是,大家知道这个词来自于哪里吗?

其始作俑者是楚辞大家宋玉,他在《高唐赋》中记述楚怀王游高唐时怠而昼寝,梦见神女自荐枕席,并说:

“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自此后,“巫山云雨”既指楚国神话故事中巫山神女兴云降雨的事,但更侧重的是认为这个词为男欢女爱的代名词。

有着“诗魔”和“诗王”之称的白居易最著名的那首《长恨歌》中也有着相当香艳的描述。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这短短的一段,那是相当的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一句“从此君王不早朝”无形中道尽一切,只要老司机,一切尽在不言中。

北宋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文学家苏轼也曾有一首《戏赠张先》,让我们看看他的诗中是怎么描写的——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题目中的张先是一位大词人,这首诗的写作背景是张先在80岁的时候娶了一房18岁的小妾。诗中的最后一句“一树梨花压海棠”则是现在著名的“老牛吃嫩草”的含义。

以上均为还是比较委婉的艳情诗歌,而更多的发端于《诗经》,发展与南北朝时期的乐府诗中,唐宋时经久不衰,在晚明时期达到了高潮。

给大家挑一两首做一个示范:

《子夜歌》

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
婉伸郎膝下,何处不可怜。

gudaiyinciyanqu

《子夜四时歌》

开窗秋月光,灭烛解罗裙。
含笑帷幌里,举体兰蕙香。

说完诗歌之后,我们来品品词中那些不正经的古人。都说词为艳科,其实这是从中唐就开始有的论调。词兴起于隋唐,到了宋朝达到全盛。在五代后蜀赵崇祚编选《花间集》中,将花间词的概括为是用来描写人的情爱和两性的情感以及各类风花雪月的生活作风。

后来的人们就将这类词风称为艳词,这种词为艳科的潮流影响了整个五代词的发展,后唐李煜就是这其中相当有代表的人物。到了宋代,各类词作也在很大程度上沿袭了这种词为艳科的写作风格,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将宋词成为艳曲的原因。

宋徽宗的一首《醉春风》里将男女情爱描述得甚是生动诱人。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合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成颠狂,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被称为“词家之冠”或“词中老杜”的周邦彦也曾有过这样一首让人面红心跳的艳词。

《青玉案》

良夜灯光簇如豆。占好事、今宵有。
酒罢歌阑人散后。琵琶轻放,语声低颤,灭烛来相就。
玉体偎人情何厚。轻惜轻怜转唧口留。
雨散云收眉儿皱。只愁彰露,那人知后。把我来僝僽。

描写得尤为细腻,放下琵琶,低声说话,吹灭了蜡烛,然后依偎在一起 ……

提到宋朝淫词艳曲,不得不提的一位那就是柳永了。

刘永四次赶考,四次不中,数次落榜后的他辗转于各个青楼之中,靠着为歌伎填词为生,我想没有谁能比他更清楚青楼中的那些事了。

废话不多,让我们看看柳永的水平到底如何。

《蝶恋花·凤栖梧》

蜀锦地衣丝步障。屈曲回廊,静夜闲寻访。
玉砌雕阑新月上。朱扉半掩人相望。
旋暖熏炉温斗帐。玉树琼枝,迤逦相偎傍。
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

这首词描写的是柳永与情人幽会的场景,从环境、气氛,到闺房之内的旖旎风光,全都和盘托出,特别是最后两句,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生活就是这么火辣辣,古人就是这么不正经!